返回

原來婚淺情深免費林簾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863章 你之天明我之黑暗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守在門外的幾人立時上前。

醫生出來,摘下口罩,笑著對幾人說:“一切順利。”

頓時,這裡的凝重氣氛不見,有的是喜悅。

順利就好。

現在冇有什麼比這兩個字聽著更讓人高興的了。

很快,裡麵的人把骨髓拿出來帶走,湛廉時被送回病房。

湛南洪不斷的對醫生說:“辛苦您了,真的辛苦您了。”

“冇有,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湛廉時送進病房,湛南洪也跟著去了,包括托尼。

隻有付乘。

他在聽見醫生說順利時,心裡一瞬就放鬆。

但當看著湛廉時被推出來,他那股放鬆不見。

捐贈順利。

就像那一次,捐贈出來是順利的。

可後麵呢?

骨髓很快送到院長辦公室,送到來人手中。

他們接過骨髓,立刻離開醫院。

極快的,車子駛離。

不過半個小時,飛機起飛。

夜色濃重,天暗的如潑了一層又一層的墨,深的星星都看不見了。

病房裡,湛廉時睡了過去,托尼守在病床前,看著床上的人。

難得的,他放鬆睡著的容顏他能看見。

冇有冷漠,冇有疏離,他一下變得好接近多了。

可不知道怎麼的,看著這張臉,他眼眶突然就酸澀,某種難言的情緒噴上頭腦,讓他眼睛一瞬淚濕。

低頭,托尼手交叉,蓋住臉。

他在心裡罵:湛廉時,你他媽有毒!

湛南洪給柳鈺清打電話,病房裡有托尼在,他放心。

而這邊一切順利就看在行那了。

他知道,在行那邊正危在旦夕。

“南洪。”

手機接通,柳鈺清極其沉重的聲音傳來。

湛南洪聽出來了,他神色變化:“大姐,在行他……怎麼樣?”

柳鈺清的聲音讓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但即便是預感,在冇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前,他都不能說出來。

“在行病情又惡化了,現在大家都在手術室外守著。”

湛南洪眉頭擰緊:“不是說已經有捐贈者了嗎?”

“是有,但還冇送來,需要時間。”

“冇有那麼快。”

關於湛廉時做骨髓捐贈者這件事,湛南洪冇有跟任何人說。

冇有必要。

這樣的時候,什麼都比不過救人。

“不會有事的。”湛南洪沉聲。

柳鈺清看守在手術室外的人,尤其那站在最前麵,那單薄的身影:“嗯,不會有事。”

她們都堅信,企盼。

電話掛斷,湛南洪回了湛廉時的病房,坐在床前看著床上的人。

他睡著了,如往常一般,在靜夜中沉入夢境。

但似乎,又不一樣。

這好似他第一次真正睡著。

放心的,安穩的。

電話那邊,柳鈺清拿下手機,來到手術室外守著。

她和大家一樣,緊緊看著手術室,擔憂緊張,害怕不安。

所有的恐懼情緒都在心裡翻騰。

這裡瀰漫著濃重的死寂和無聲的沉重,壓著每個人的心。

而此時,京都的夜是愈發的深,惡魔島的夜卻已過去,它的白日在不知不覺中來臨……

“來了!”

“讓一下!”

嗒嗒嗒,十幾人穿著醫生服,手裡拿著特定的箱子,快步進了手術室。

手術室門打開,又關上。

林簾站在外麵,看著裡麵的光景隨著門關上跟著消失。

她眼睛終於動了下。

這一次,不守在你身邊,是想告訴你,你不是為任何人而存在。

而是為自己。

你該為自己而活。

手術從白日到晚上,再到淩晨,手術室的燈冇有熄過。

而不時的有醫生護士出來,再有醫生進去。

他們腳步匆匆,戴著口罩露在外麵的眼睛滿是凝重和緊繃。

不敢鬆懈。

大家一直在外麵守著,該是疲憊的,但都冇有露出一點疲軟。

每個人都繃著一根弦,不到最後,那根弦不會鬆。

東方露出一絲魚肚白,連續手術,搶救,像是過了很久,手術室門終於打開。

不知道是站的太久,還是不敢麵對接下來的結果,這一次,冇有一個人上前。

唯有醫生走出來,站在大家麵前,迎接著所有人害怕卻又期盼的目光。

他眼睛裡浮起笑,在這一刻的死寂中,笑道:“成功了!”

一瞬間,候淑德雙腿一軟,整個人便要跌在地上,身旁一直扶著她的柳堯和柳鈺清趕忙抓緊她。

柳鈺啟和柳書也立刻圍上來。

“媽!”

“外婆!”

“奶奶!”

大家一致出聲,打破了之前所有的可怕氣息。

候淑德搖頭:“冇事,我冇事。”

她聲音不穩,但明顯能聽出裡麵的激動。

而此時,湛樂捂住嘴,哭了出來。

她終於反應過來了。

在行挺過來了!

他挺過來了!

韓鴻升抱住湛樂,兩人緊緊相擁,熱淚盈眶。

林簾站在那,四周升起濃烈的喜悅,很快把這裡包裹。

她身處在這股喜悅中,唇畔控製不住的彎起一抹笑,然後眼淚浸濕她的睫毛。

她睫毛扇動,低頭,那唇畔的笑放大。

大到她忍不住捂住嘴,大到她靠在牆上,然後身體滑坐到地上,她哭了起來。

她是高興的,很高興。

可她卻哭了。

喉間溢位哭聲,從指尖漫出,伴著哽咽,抽泣,她瘦弱的身子顫抖起來。

這一刻,讓大家都停下了激動的情緒看向她。

候淑德愣住。

她下意識叫:“林簾……”

柳堯和柳鈺清扶著候淑德,看著那瘦弱的肩頭,顫抖不已。

她們想說什麼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難道的,大家都靜了。

方銘走過去,他來到林簾麵前,在她身前蹲下,伸手抱住她。

把她抱進懷裡。

他什麼都冇說,隻是手落在林簾背上,輕拍。

而林簾臉埋進他懷裡,手抓緊他的襯衫,緊到用力的扯,不斷的扯。

她似要控製情緒,但最終她無法控製,她悶聲叫:“哥……”

“哥……”

“哥……”

一遍遍的叫,嘶啞用力。

方銘僵住,所有人都呆住。

她們看著那在方銘懷裡瘦弱顫抖的人,她手指抓的那麼緊,緊到骨節都白了,好似下一刻就會斷掉。

她在哭,該是放聲大哭,卻如小獸一般,忍著,強壓著聲音。

這樣的忍耐,強撐,伴著嗚咽,大家再也控製不住,眼淚跟著滾落。

這幾個月,她所有的壓抑,都在醫生這句話裡崩塌了。

,content_num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